竞博体育-竞博体育网-竞博JBO官网

穆勒在弗利克手下如鱼得水,2020年4场正式比赛全部有斩获,在弗利克任内的14场比赛,二娃怒造16球,那个我们的熟悉的托马斯·穆勒终于回来了。拜仁25号重回德国队的话题,再次被德媒和球迷点燃。

加之由来已久的关于胡梅尔斯重返日耳曼战车的讨论,勒夫究竟是否会回心转意,重招两位状态不俗的2014年世界杯冠军参加今夏欧洲杯,预计会贯穿整个下半赛季。勒夫最近的表态中,对二位股肱回归的口风已经有所松动。那么对于二人,他们回归的可能和意义究竟有多大?勒夫的顾虑又究竟是什么呢?

本周中德国杯对阵霍芬海姆,穆勒制造前3球,在“二娃”的干扰下,霍村中卫许布纳自摆乌龙,紧接着穆勒一射一传,帮助球队奠定半场3比1的优势。敏锐的嗅觉、机警的包抄、处理球和射门的信心、高战术素养,弗利克任下的穆勒,将十年前成名的优秀属性全部捡了回来,正如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所言:穆勒迎来了又一个春天。

弗利克任下的14场比赛,穆勒全部出场,其中11次先发,3次坐板凳有2次出现在欧冠4轮后提前出线的情况下,这更像是弗利克对核心球员的保护。相比赛季之初在科瓦奇带队下连坐6场板凳,去年完成了拜仁第500场正式比赛的穆勒,重新成为了绝对主力和核心球员。科瓦奇下课,有很大因素是和更衣室破裂,其中“不用”和“用不好”穆勒,就是最大口实。拜仁主席海纳日前对《踢球者》表示:“穆勒完美代表着拜仁,不仅在慕尼黑和巴伐利亚,还有全世界。没有穆勒的拜仁,是我很难设想的。 ”

作为自家青训球员,穆勒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素有“福娃”称号,连新主席都要敬他三分,希望他能延长与俱乐部目前到2021年的合同。科瓦奇和穆勒对着干,并将其称作“人员紧缺时的选择”,自然没有好下场。穆勒人气高,但另一方面,“穆勒兴则拜仁旺”的规律也真实存在,要不怎么会得到福娃的称号。

在俱乐部充当福娃,穆勒也没有断了重回德国队的念想,他不想让自己的国脚生涯定格在整100场。穆勒上个月入选了昆茨向世界反兴奋剂协会提交的东京奥运会德国队50人初选名单,但穆勒对此并未表现出十足兴趣。在接受德国电视二台的采访中,南非世界杯金靴说道:“奥运很有趣,但在此之前还有德甲、德国杯、欧冠和欧洲杯等重要赛事。”虽然已被勒夫“请”出了德国队,但在穆勒的备忘录里,他显然没有把欧洲杯删掉,而是视作在国脚层面重新证明自己的机会。

穆勒当前的状态和效率,当然配得上入选德国队。但问题是,他的球风适合这支德国队吗?他的回归,会不会给德国队年轻化的建队思路带来反复?一旦穆勒入选,勒夫该怎么用他?

俄罗斯折戟后,勒夫的足球理念(被迫)发生了明显变化,更加务实,无论踢3中卫还是4后卫体系,都淡化球权,抓转换进攻。在这样的思路下,要求前场球员具备速度和很强的单兵作战能力,比如格纳布里、又比如萨内。众所周知,穆勒从来都不是单干能力超强的球员,其发挥建立在运转良好的体系下,绝对速度也不是他的优势。尽管特点和目前德国队打法有些相悖,然而真正的好球队,需要球员特点的互补和相互交融。但问题是,尽管德国队去年的成绩相比耻辱的2018年有了大幅提升,但依旧没有形成一套完善、成熟的打法。

前不久,勒夫刚过了60大寿,他对德媒表示:“在球队改革中,我们需要给予年轻球员时间和空间,就比如2010世界杯和2012欧洲杯,年轻球员们得到了充足机会,才铸就了这批球员在2014年登顶世界杯。”

去年3月,勒夫在没有跟球员打招呼的情况下,直接将穆勒、胡梅尔斯和博阿滕三位老臣请出德国队,态度很是决绝,说明了他想破旧立新的态度。一年过去了,随着欧洲杯脚步临近,自尊心很强的勒夫,不想让自己一年来的改革基调前功尽弃。

博阿滕的状态总体上大幅下滑,但穆勒和胡梅尔斯仍被公认拥有上佳状态。勒夫也表态:“我以前和现在都知道,穆勒和胡梅尔斯是好球员,他们的出色表现我也都记下了。如果在欧洲杯前球队遇到什么问题,他们都是值得我信任的人选。但现在讨论这些还为时过早。”相比此前,德国主帅的口风有所松动,但从这番表态不难看出,穆勒和胡梅回归,最早也要等到5月份德国队欧洲杯前集训,而不是三月国际比赛周。

常规国脚和大赛前临时召入国脚是两码事。就好比2006年世界杯前,克林斯曼招入了速度“一招鲜”的奥东科,要的是在关键时刻出其不意。穆勒和胡梅尔斯显然不是一招鲜球员,但他们完全可以在大赛中作为强援。前提是,勒夫在欧洲杯来临前仍看到现有球队存在严重不足,而穆勒和胡梅尔斯又能帮上大忙。

但这一次,倘若穆勒或者胡梅入选,他们绝对是要在竞技上给予球队明显帮助,而不仅是在更衣室中发挥作用。让穆勒充当2014年类似于波多尔斯基的“吉祥物”角色。对于变革期的德国队而言,反而会阻碍年轻人当家作主。

胡梅尔斯的情况和穆勒还有所不同。总体而言,德国队前场并没有中卫那么缺乏优质人手。面对强敌时,现在的勒夫更愿意踢三中卫,对中卫需求很大,但真正能担纲大器的铁卫却不多。

被当作核心培养的聚勒,还要和十字韧带伤势赛跑,能否赶上欧洲杯以及能否恢复到最佳状态,都是大问号。刚对莱斯特梅开二度的吕迪格,在德国队发挥始终不如俱乐部。金特尔是门兴的防线领袖,但以他的潜质,很难成为世界顶级中卫。若纳坦·塔本赛季表现奇差,欧预赛主场2比4被荷兰逆转,塔也是防线最差的一环。长相英俊的施塔克,在克林斯曼接手后,甚至难以保障在柏林赫塔的主力位置。因此,勒夫让埃姆雷·詹踢右中卫,招入弗赖堡的罗宾·科赫,但用他们踢欧洲杯,能让人放心吗?

说白了,以上列举的多人,目前即战力和身体、竞技状态,都不敢说在胡梅尔斯之上。胡梅的速度虽然是硬伤,但在对抗、预判、出球等多个层面,依然是世界顶级水平,他的经验更是这条稚嫩防线所不具备的。胡梅本赛季在德甲已经送出了4次助攻,冬歇后有2次长传直接帮助队友得分,长传绝招也很契合德国队目前更简单快捷的进攻思路。

无论穆勒(或/和)胡梅尔斯回归,对于德国球迷都是大幸事,仿佛梦回2014。但从目前看来,不到欧洲杯开赛前1个月,这些都没有定论,我们能做得只有观察和等待。

Leave a Comment